• 寺院简介
  • 住持介绍

       河口镇海寺是一座悠久历史文化古寺,相传始建于唐代,迄今已千余年,传说唐贞观年间右领军郎将薛仁贵东征高丽(今朝鲜、韩国),凯旋而归,其战船曾停泊于河口,停歇数日。将军回朝后当地百姓经常在战船停泊处看到气势恢宏的战船,一传十、十传百,当地百姓为盛赞薛将军远航东征,降伏高丽之举,由此而修庙以记之,当时庙号---镇海禅庵。...更多>>

       果智法师,字润道,俗名姚爱军,出生于1982年7月6日 ,江苏南通人,现在是江苏高邮护国龙王寺住持,高邮生命护生园创建人。 上果下智法师,俗名姚爱军,出生于1982年7月,籍贯江苏南通...更多>>

放生专题

更多>>
放生与佛心相应,久

之一 寒山问拾得   寒山问拾得。放生可成佛否。答曰:诸佛

禅宗典籍

首页 > 禅宗典籍

傳法寳記並序——唐 京兆杜朏字方明撰(2)

出处: 上传时间:2017-12-25 点击次数:

    釋弘忍,黃梅人,俗姓周氏。童真出家,年十二事事禪師。性木訥沈厚,同學頗輕戲之。終默無所對。常勤作役,以體下人。信特器之。畫則混跡驅給,夜便坐攝至曉,未嘗懈倦,精至累年。
信常以意導,洞然自覺。雖未視諸經論,聞皆心契,既受付囑, 令望所歸,裾屨溱門,日增其倍,十餘年間,道俗投[一四〕學者,天下十八九。自東夏禪匠傳化,乃莫之過。發言不意,以察機宜。響對無端,皆冥寂用。上元二年八月,數見章相,十八日,因弟于法如,密有傳宜,明一如所承,因若不言。遂泯然坐化,春秋七十四也。

    釋法如,上黨人,俗姓王氏。幼隨舅任澧陽,因事青布明為師。年十九出家,博窮經論,游方求道。聞雙峰山忍禪師,開佛知見,遽往師之。精澄十六年,法界圓照。嘗沒江舟,覆溺數裡,心用弗動,無所撓失。及人濟出,神色如常。既而密傳法印,隨方行道。屬高宗升遐度人,僧眾共薦與〔一五〕官名。往嵩山少林寺,數年人尚未惻。其後照求日至,猶固讓之。垂拱中,都城名德惠端禪師等人,咸就少林,累請開法,辭不獲免,乃祖範師資,發大方便,令心直至,無所委曲。性樸直遇物,隨或訶折〔一六〕,若虛舟觸人,終無憾者。學侶日廣,千里響會。至永昌元年七月,迺令學人速盡問疑,因現以疾相。於一夜中,端坐樹下,顧集門人,乃有遺訓。因開明慧,如法傳受。又曰:而今已後,常往荊州玉泉寺秀禪師下諮稟。遂寂然坐化,春秋五十二。

    釋神秀,大樑人,姓李氏。在童稚時,清慧敏悟,特不好弄,即有成德。年十三,屬隋季王世充擾亂,河南山東饑疫,因至河南山東滎〔一七〕陽義倉請糧。遇善知識出家,便遊東吳,轉至閩,遊羅浮、東、蒙、臺、廬諸名山,嘉遁無不畢造。學究精博,探〔一八〕易道,昧黃老及諸經傳,自三古微賾,靡不洞習。二十受具戒,而銳志律儀,漸修定慧。至年四十六,往東山歸忍禪師,一見重之,開指累年。道入真境,自所證莫有知者。後隨遷適,潛為白衣,或在荊州天居寺十餘〔一九〕年,時人不能測。儀鳳中,荊楚大德數十人,共舉度住當陽玉泉寺。及忍禪師臨遷化,又曰先有付矚。然十餘年間,尚未傳法,自如禪師滅後,學徒不遠萬裡,歸我法壇,遂開善誘,隨機弘濟,天下志學,莫不望會。久視中,則天發中使,奉迎洛陽。道俗花,幢蓋充溢衢路。乘栟櫚上,從登禦殿。頂拜長跪,瞻奉潔齋。授戒宮女,四會歸仰,有如父母焉。王公已下,翕然歸向。孝和累求,還出,主上固請,既不遂歸事。諸弟子因竊視,知欲見滅。或時密有委矚。神龍二年二月二十八日,端坐怡然,遷化於洛陽天宮寺,歸於玉泉寺建塔焉。而導師重道,禮不問年,既隋季出家,當壽過百歲矣。往居當陽玉泉時,嘗於所住蘭若,顧謂弟子曰:「吾死後,當安厝此。」及至將奄化,前數日,遶其欲立塔所,平地周迴,生白蓮花數十莖。自後複於塔前榭樹上,生果子數枚,如李實,甚有味。於塔所,孝和以置度門寺,尊曰大通和上。睿宗復出錢三十萬修崇焉。

    論曰:此世界是言語世界乎?故聖賢不可不言語,相導以趣夫無言語地也。是故,我本師雲:「若言如來有所說法,則為謗佛。」而孔丘亦雲:「吾欲無言。」莊周復曰:「得意者忘言。」故《易•鹹卦》上六曰:「鹹其輔頰舌。」《象》曰:「滕〔二〇〕口說也」此言在鹹之末也。故感而取道,不在乎上六矣。昔我本師,當建乎世說法,所度皆隨其根性,而得證入者,言說自亡。逮滅度後,而諸羅漢,方共結集佛在世時嘗所說法,著乎文字而為經。雖圓覺了義存乎其間,而凡聖不接,離真自遠。洎漢魏已降,譯至中華,歸學之徒,多依言說,分文析字,數義綏〔二一〕然。飾智蔓〔二二〕詞,其流遂□,既而真如至性,莫見其人,圓頓法身,無開道眼矣。其光步法席,坐搖談柄者,羣學輻輳〔二三〕,徒仰亹〔二四〕焉。未有悟入其門,心證其理也。

    是故,天竺達摩,褰裳導迷,息其言語,離其經論。旨微而徹,進捷〔二五〕而明。不動,斯定矣;不取,斯慧矣;妄滅,斯真矣;性融,斯如矣。證歸一體,功由自覺,無一微塵法,能為出入;無一刹那法,能為離間。蕩然無際,空然無物,是謂妙物。吾不知其謂矣。為法身乎?為真空乎?為實相乎?為如乎?為覺乎?斯亦默照之端,真之純味也。然後讀諸經論,得最上勝句,則洞焉照會矣。於諸有為,澹無所起矣。是故慧可、僧璨理得真,行無轍跡,動無彰記。法匠潛運,學徒默修。至夫道信,雖擇地開居,營宇玄象,存沒有跡,旌榜有聞,而猶平生授受者,堪聞大法,抑而不傳。故善伏過入衡山,猶得深定。況餘凡淺,其可知矣。及忍、如、大通之世,則法門大啟。根機不擇,齊速念佛名,令淨心,密來自呈,當理與法,猶遞為秘重,曾不昌言。儻非其人,莫窺其奧。至乎今之學者,將為委巷之談,不知為知,未得謂得,念佛淨心之方便,混此彼流。真如法身之端倪,曾何髣髴。悲夫,豈悟念性本空,焉有念處?淨性已寂,夫何淨心。念淨都亡,自然滿照。於戲,僧可有言曰:「四世之後,變成名相」,信矣。夫吾亦素不此學,業非其流,敢為摸揣,過亦甚矣。豈疲叟云:「欲出土屋一抔之土,將塞孟津乎。」昔嘗有知音者,令將草潤絶筆,輒為其後論矣。又如修多羅說:「唯心直進。」「直」為離夫二邊乎?「進」謂不住三乘乎?今大通門人,法棟無撓。伏膺何遠,裹足宜行,勉哉學流,光陰不棄也。

終南山歸寺 大通神秀和上塔文

    大師諱某,俗姓李,大梁人也。妙范玄德,鴻圖聖行。道氣包於先劫,慈明煥乎是生。湛虛根之清暉,光贊天下。秘圓實之微響,聲聞遍於十方。故玄默之功不言,而信存乎至賾;神通之力無為,而應乎涅槃。其施也,慈雲無私,萬物攸賴。其歸也,法海無量,九流惟宗。君上御之而安四維,公侯則之而風小國。三人分之未為不足,一人得之不為有餘。故金剛之源,挹而莫際,香積之飯,足以乃消。即大師圓通之宗,其若此也。師常晦跡棲〔二六〕真,久乎松壑,詔自江國,祇命上京,而雲林之情,肯忘山水。迺擁金策,乘草輿,謝人間,卑跡巌泉之高勝,此焉攸處,果我幽居。逮乎東歸,以之,以之西睠。自雲華歿世,道樹空存,風悲宴寂之堂,露泣禪階之草。門人等懷繫珠之厚德,眇若無涯,崇建塔之神功,式資幽贊。銘之□琰,敬勒玄猷。其詞曰:如來妙藥名甘露兮,含生服之世可度兮。雲根不死留在山兮,智者傳之救世間兮。惑亂無常時共見兮,唯獨仁人心不變兮。牟尼靜觀生已遠兮,究竟菩提大方便兮。

注:
〔一〕據甲本(有關版本,詳後按語)補「離言說相,離名字相」。

〔二〕 「宗通」據甲本補。

〔三〕 原作「惠」。敦煌寫本「慧」多作「惠」,今據意改。下同,不再注。

〔四〕 原作「嗜」。甲乙兩本皆作「味」,於意為當。

〔五〕 原作「蕳」,誤。

〔六〕 原作「」,誤。

〔七〕 原作「」,此從乙本。甲本作「兒」,為古「貌」字。今從甲本。「貌圖」,於意難通。是否另有達摩等人的圖像或傳承圖表,擬於其後附記贊評論之類,如唐宗密《禪門師資承襲圖》或宋契嵩《傳法正宗定祖圖》那樣,是難以斷定的。

〔八〕 「後」字據甲本加。

〔九〕 原校本此句「亦猶反袂,面光濡不取矣」,不通。據甲本在「袂」下加「拭」字,「而」下加逗點。

〔一〇〕原校本此句作「」,柳田據《讀史方與紀要》第二六卷「安慶府,潛山縣」所述等資料,認為「」應作「皖」,但未改。據《陶齋藏石記》卷十五載《僧璨皖公山塔磚銘》:「開皇十二年七月,僧璨大士隱化于舒之皖公山岫,結塔供養,道信為記」,可見「」為「皖」之誤。此銘磚今存浙江省博物館(見一九八五年第四期《文物》)。以下凡「」皆改為「皖」,不另加注。

〔一一〕原本作「作」,不通。乙本字雖不清,當為「任」,故改。

〔一二〕乙本作「而」,柳田校為「如」。從上下文看,依原抄本為當。

〔一三〕此「曰」字據意而補。

〔一四〕 原本校作「受」。乙本實為「投」字。投學,意為投至門下受學也。

〔一五〕原本作「興」,不通。今校為「與」。

〔一六〕原本作「析」,不通。今改為「折」。「訶折」,意為呵斥令屈也。

〔一七〕原作「熒」,同乙本。此乃「滎」之誤。隋滎陽郡,舊鄭州,開皇十六年(五九六)置管州,統縣十一。

〔一八〕原作「採」,據乙本,以「探」為當。

〔一九〕原作「所」。以「餘」為好。

〔二〇〕原作「縢」,查《周易》,應為「滕」

〔二一〕原校為「緣」,於意難通。原乙本字跡不清,似為「綏」字。「綏然」意為「泰然」。

〔二二〕原作「」,無此字,應為「蔓」

〔二三〕原作「裾湊」,不通。

〔二四〕原作「斖」,乃「亹」的異體字。「亹」,美;「仰亹」景仰美名也

〔二五〕原作「掶」,不通。今校為「捷」字

〔二六〕原本誤作「」。

版权所有:镇海寺

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8000755号

地址:江苏省高邮市甘垛镇镇海寺

咨询电话:13511738511